《愛人怪物》─ 櫃內櫃外,夢進夢出

「你可以擁有世界上你想要的」

事實是如此嗎?這句話卻暗藏玄機。當父親臨睡前將吹起的氣球放入Oscar的腦袋之中,這是一個夢,一個他想要的夢,卻也是一個被父親製造的夢。童年的他依然需要依靠與保護,縱使夢境帶來安穩與美好,卻蓋不住背後家庭破碎的事實。當門外的吵鬧聲越發激烈,躲在被窩的Oscar非也無動於衷,而是他知道,自己還未能承擔起這一切的責任,挺身而出。

在關於探討性別認同時,時常都會拿取家庭背景的破裂作為出發,而Oscar便也是在這個缺乏母愛的環境中成長,面對父權對於同性的歧視而隱藏自己,也身在充滿厭惡的社會中成長,男性的短髮陽剛、看指甲的辨別方式,也讓性別認同這件事貼上主觀標籤。但隨著年紀漸長,他也對自己有了越來越多認識,喜好化妝、善解人意、有特殊的美學感官,而潛移默化中他早已正視到自己內心的聲音。就算不懂得愛,卻也未曾想嘗試去愛。

「鐵棍」,看似這是Oscar因為眼見而心中萌生的恐懼,但卻也是一棍戳破了社會黑暗面。當死亡被建築在自身認同上,那可是一件極其悲哀的事,多少人又要因此回到櫃內,而又有多少人依然在外猖狂。每每肚中的鐵釘翻攪,翻滾的是Oscar內心的不安,但這害怕卻始自於自己認同將被外界眼光審視,他面對的是一個如此病態的目光。每每想去愛別人的他,卻又再次被過往種種所束縛,

《愛人怪物》在顏值非常可口的男主角之下,利用較為灰階親和的色調去營造青澀懵懂之愛,在此看來你都會錯覺以為這是一部小清新電影,但當越觸碰禁忌底線時,此時清新中卻帶出「令人作嘔」的恐懼感,這作嘔並不是電影呈現,而是對應到Oscar的反胃,在自身的性別認同之中有著一番掙扎,也反觀同志究竟如何在偏見社會中,如鐵棍一般掙脫肚皮,被自由地高舉在手朝天揮舞。而影中也運用許多柔焦和淺焦重複疊影,剪輯上不停閃回,色彩斑斕如派對一樣狂歡,攝影機運動更體現出內心的狀態,外在的靜,內裡的狂,也呈現出明顯的對比。

作為加拿大導演Stephen Dunn首部處女作,看得出野心,也帶有極強的個人風格,但或許還在摸索,仍看得出有些許影子。雖 《愛人怪物》在電影符號設置的有些許刻意,但無不都成為影中的趣味提點,如當上起生物課時,黑板上正是一個巨大的陽器,雖只在一角,但這顆來自Oscar的主觀鏡頭也為母題埋下伏筆。而樹屋的對比,從過去自己的服從,與父親歡樂築建起家的和諧融洽,到因自己的追求,讓樹屋成為一個逃離家的避風港,甚至與父親的嫌隙越發擴大,雖同是一物,但隨著成長,也今非昔比。電影中的親吻或情愛並沒有想像中的來得多,但在節制下都將氣氛做足,當我們從強烈電音(原聲帶極為好聽,令人馬上聯想起《巴黎電音世代》(Eden))之中找尋著迷茫的愛情,得到了門內的慾求,卻也得到門外失望。直至同躺一床,學習著被愛和如何去愛的課題。在曖曖紅燈之下,當雙唇觸碰,水從唇間裡流出,讓人儼然想起伊丹十三在《蒲公英》裡大膽以蛋汁來做出的性暗示。當男女轉為為男男,暗示依然明顯,就算沒有挑動激烈慾火之情,也無輾轉纏綿的複雜體位,輕輕一點依然如此春心蕩漾。

「每個人都孤單 沒有人會永遠孤單」

《愛人怪物》雖是同志題材,但更多的卻是關於青少年尋找自身性別意識認同, 其中我更是喜歡「倉鼠」之意象,你說Oscar非常具有想像力,又或只是歇斯底里,但那隻倉鼠(不管換過幾隻)就是最真實的他,就算被心儀之人點出牠為男性,但當又回到如此分不出男女的嗓音,是否也正是Oscar心底真正的聲音。當在派對塗抹上黑影白眶,此時的他就像偽裝成倉鼠,以真實的身分探尋著內心最渴求的愛情。然而追尋自我的道路上必然也有苦澀,當(目睹)倉鼠被父親親手扼害,死亡得再次襲來不再是恐懼,相反則轉換為勇氣,我們以為的人獸對話也不復存在,因為此時此刻,這份內心的聲音已與他身心合而為一。當Oscar從衣櫃往外出走,一手氣憤得將父親推回櫃內,所謂的保守與解放,也在櫃內櫃外得到了具象的解釋。

----------------------------------------------------

「獲得驗證」

當Oscar牽起「粉色」的孩童腳踏車,也將象徵內心聲音的倉鼠敬以維京式葬禮遠航,此刻的他不僅尋找到如何去愛,更重要的是如何愛自己,縱使最終的夢想沒有成真,但他卻一點也不失落,因為此刻的他早已找到自己的目標,或許在電影上的收尾,倒有一點過於出走,反而是將性別認同放大為人生認同,並無緊密的收回重拾「愛」之點題,也算是遺憾之一。

----------------------------------------------------

「可以給我一個夢嗎?」

「你已經長大了該學會自己製造夢境」

回到呼應片頭之夢,當我們意識到這是個被別人建立的夢,甚至早已帶有既定的環境設定,我們又是否該掙脫恐懼,去製造屬於自己的夢境。或許夢不能擁有什麼,也許醒來早已煙消雲散,但這一切卻是透過認識自我所創造出的舒適社會,當付諸於現實,我們學會去愛,也學會被愛,更學會如何好好愛自己,甚至擁有我們最想要的東西,而誰又能再說這些夢只是夢呢?

原文轉自Pony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