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尚與左拉》導讀:人物介紹及導演訪談

藝術史上最盛傳的椎心情誼

塞尚說:「我希望我的畫如同左拉的文字。」左拉說:「很遺憾,塞尚是個未出世的天才。」

  從小焦孟不離的堅定友誼,長大後卻交錯成兩條截然不同的路徑。出身貧寒的左拉勤奮筆耕,平步青雲橫掃巴黎文藝圈;出身富裕的塞尚落魄孤僻,隱歸山林為藝術全然獻身。巴黎之於左拉,就如同普羅旺斯艾克斯之於塞尚,最終只能各自遠颺。

  《塞尚與左拉》由曾獲奧斯卡提名肯定的法國賣座喜劇女導演丹妮艾拉.湯普森(Danièle Thompson)編導。擅長打動觀眾的丹妮艾拉,經過十年以上的醞釀與研究,一點一滴將塞尚與左拉的人生建構起來,並將十九世紀的時代氛圍,透過兩位大師的際遇,細膩鋪排於觀眾眼前。左拉的小說《傑作》(The Masterpiece),為何會成為兩人決裂的導火線?兩位大師的最後一封書信,真的是停留在1886年嗎?《塞尚與左拉》破除史學家的定見,提供給觀眾最情感澎湃、又引人深思的傳奇友情!


撼動感官與心靈的光影饗宴

  《塞尚與左拉》最大亮點便是集結法國影壇兩大創作才子吉翁.卡列(Guillaume Canet)與吉翁.佳里恩(Guillaume Gallienne)同台飆戲。於現實中同名的兩位演員,飾演起這對莫逆之交更顯化學效應。從推心置腹至老死不相往來,將一段橫跨四十年的情誼詮釋得絲絲入扣,複雜中見細緻,令觀者無不動容。

  本片由法國知名攝影指導尚-馬力.德祖(Jean-Marie Dreujou)掌鏡,曾在《巴爾扎克與小裁縫》、《狼圖騰》有優異表現的他,此次成功將南法普羅旺斯的風光帶進片中,如詩如畫的情景,更加彰顯塞尚與左拉變化萬千的友情。更有評論打趣直言,即便全片靜音放映,優美的畫面就足以令人屏息。導演更邀請曾為柏林金熊獎得主《親密關係》(Intimacy)操刀的音樂鬼才艾瑞克.納佛(Éric Neveux)譜寫配樂。不論劇本或演出、視覺或聽覺,《塞尚與左拉》絕對是法國影壇最具野心的極致之作!

「我在上部片面臨了嚴厲的批評與觀眾的冷落。那是一段非常暴力的經驗。在這部片中,這樣的經驗卻是影片核心。這部電影展現了自我質疑、自我反省,也展示出對自身創作的熱情,不論繪畫或文學,角色歷經的一切,細緻又無與倫比。」— 吉翁.卡列

吉翁.卡列 Guillaume Canet左拉

  吉翁.卡列是法國影壇全方位創作才子,不但演技極具爆發力,也擅長編導。早期活躍於電視與舞台劇,出色表現迅速獲得國際矚目。曾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出演《海灘》(The Beach),與蘇菲.瑪索(Sophie Marceau)合作《情慾寫真》(La Fidelite)。2003年,他身兼編、導、演的處女作《我的偶像》(Mon idole)榮獲歐洲電影獎提名。2006年他的第二部編導長片《沉默獵殺》(Tell No One),成功擒下法國凱薩獎最佳導演獎,表現耀眼。2007年與首位獲得奧斯卡影后的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結縭,兩人曾在《敢愛就來》(Love Me If You Dare)、《北非謎情:飛越撒哈拉》(The Last Voyage of Lancaster)有精彩對手戲。

此次吉翁.卡列在 《塞尚與左拉》飾演於巴黎文藝圈名聲大噪的左拉,細膩展演自小困窘而後躍身布爾喬亞的心緒轉變,優雅詮釋暗潮洶湧的爆烈,表現驚人!

塞尚最打動我的,是他對藝術的追尋。他關注的並非一個地區,而是風景。而且可怕的是,他知道自己是對的,卻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他非常確信自己的才華,也清楚自己無力發揮。這樣的確信既美好又折磨。」— 吉翁.佳里恩

吉翁.佳里恩 Guillaume Gallienne塞尚

  吉翁.佳里恩也是集結編、導、演於一身的法國影壇才子。劇場出身的他,演技靈活、張力十足,曾獲法蘭西藝術與文學勳章的榮耀。出演電影作品包括《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莎岡日安憂鬱》(Sagan)、《非常非常美麗的愛情故事》(A Very Very Beautiful Love Story)、《時尚大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2013年首次自編自導並一人分飾兩角的作品《媽媽要我愛男人》(Me, Myself and Mum),不但榮獲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法國電影編劇協會獎、國際藝術院線協會獎,更獲得法國電影最高榮譽凱撒獎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首部電影和最佳剪輯五項大獎,技驚四座!

此次吉翁.佳里恩在 《塞尚與左拉》飾演現代藝術之父塞尚,信手拈來大師的執拗,巧妙地將隱身其後的善感,化作眉宇間的動人瞬息。尤其多場與左拉的精采對手戲更是直擊人心,感動久久不息!


導演訪談

●  這部片和你之前拍的片型大相逕庭,怎麼會想拍這部片?

15年前,我讀到塞尚和左拉如何從自小交好到最終分開的故事。必須承認我從沒聽過這段嫌隙。這件事很吸引我。於是我開始讀他們的自傳。我將拋諸腦後的左拉著作拿出來讀,深入未曾了解的塞尚作品。他們之間的衝突存在著一種戲劇性元素,遠超乎軼事範疇。每當我拍完一部片,試著想要啟動這件案子時都會被告誡:「不,拍喜劇吧,那是你拿手的。」所以我又拍喜劇,一部接一部。直到《Des gens qui s'embrassent》沒達到預期的賣座,大家對這部片的反應讓我動搖了。於是出於純粹的樂趣,我將自己沉浸在塞尚與左拉的人生,不知道能否從中找到適合電影的主題。我不停閱讀,記了大量的筆記。我讀到、學到的一切,百分百將我收服了。

●  此話怎講?

  因為我進到了這些人的核心,進入了他們的青春。今日當我們談論塞尚、雨果或雷諾瓦,我們會聯想到頭髮花白的非凡長者。但我卻發現走在蛻變路上的大好青年,也看見男人之間的親密情感,和他們平凡無奇的稀鬆日常。他們還沒成為傳奇,更非拔尖人物。他們只是和三五好友廝混,終日和自己的人生課題、夢想、毛病與想望共處。

  他們不是那麼久遠的人物,我們也找得到許多豐富生動的著述和實錄。多虧尚-克勞德.法斯蓋爾(Jean-Claude Fasquelle)的幫忙,他的祖父是左拉的編輯。我也見了左拉的曾孫女瑪蒂娜.勒伯朗-左拉(Martine Leblond-Zola)。我將自己浸漬在塞尚與左拉的書寫,也沉浸在他們的相關著作,沿著他們開闢的蹊徑而行。我在國家圖書館查閱左拉的手稿,被他親手塗改的字跡打動。我走訪博物館,以嶄新目光邂逅書中提到的畫作,用相機拍下與我心靈交會的一切。我將所有照片和文件整理成冊,覺得自己就像活在十九世紀,塞尚和左拉變成我的家人。然後有一天,我覺得準備好要開啟這趟冒險。我決定依循腦海的想像來講述他們的故事。我整理的冊子開展出自己的生命。我開始下筆。一開始只是想寫個大綱,但很快便意識到自己寫了整部電影。

●  這故事最感動你的點是什麼?是塞尚和左拉的關係嗎?

  所有一切。這個故事富含層次,這就是令我著迷之處。它講述這對至交好友,終其一生試著維持童年友誼,卻已今非昔比。它像愛情故事般熾烈,甚至更濃。就像他們在片中所說的,友情比愛情更艱難。因為沒有參考點,也沒有規則或明確的定義。友情的故事也可以非常深邃、多所折磨、極富曖昧。因為走過青春年少之後,他們開始分享金錢和女人、執念與野心,一同經歷想成為藝術家的困境。這就是其次打動我的地方,無疑也是通篇核心。你要如何完成自己成為作家或畫家的使命還能維持友誼?當一個人成功,另一個人落魄,又會是什麼感覺?當一個人能欣賞對方,但反之卻不亦然。有趣的是,這些命運在兩人身上縱橫交錯。出身清貧的左拉,成為富有的布爾喬亞、功成名就。出身富裕的塞尚,則因為自己放浪形骸的窘迫生活變成邊緣人。塞尚沒有從自己的繪畫中掙得什麼,還跟自己不娶的女人同居。他的眼中只有他的畫。當塞尚苦惱靈感枯竭與否,左拉便開始受到矚目,建立起自己的名聲。左拉在25至50歲時寫就了最偉大的作品,塞尚則在50歲時才完成自我,成就現代藝術先驅美譽。他們的人生朝著完全相反的路徑發展。

●  當電影涉及真正存在過的名人時,是否必然讓你成為「真實的囚徒」?

  當然是。當在我做調查研究的時候,就有想過是否能有足夠的自由度來拍這部片。後來我發現,他們會漸行漸遠的最合理解釋之一,就是左拉的小說《傑作》。左拉的靈感是塞尚,是他們的青春、他們的友情、他們的執念與火花。然而面對真實性,他也採取了小說家的作法:隨意取樣他們的人生,鋪以藝術場景,必要時創造不盡真實的情境。如果他能擁有這些自由,我也可以。例如塞尚介紹給左拉的女子,將在來日成為左拉之妻。有一說是她可能當過塞尚的情婦。所以我就告訴自己:「好,她當過!」

●  電影主線是1888年塞尚與左拉在梅塘「最後的相遇」。這件事真的發生過嗎?

  搞不好有喔!我在劇本階段遇見了一件奇事。即便左拉1886年的小說《傑作》標誌了兩人友情的結束,而為世所知塞尚致信給左拉的最後一封信也是寫於1886年,這封信在片中有念白,塞尚感謝左拉寄了《傑作》給他。我決定將1888年設為電影的中央參考點。那一年對兩人來說都非常重大。塞尚的父親去世,意味他突然繼承大筆財產。在塞尚父親過世的數月前,他也娶妻了。同一年在左拉家裡,年輕洗衣婦珍進入了他的生命。這是一個劇變。左拉行事一板一眼,已婚之身卻墜入愛河,開啟一段近乎公開的雙面生活。撇除所有史學家的想法,我想像他們在1888年見了一面。塞尚最後一次來到梅塘找左拉,兩人進行了最後一次交談。當劇本幾乎要完成的時候,我去了艾克斯一趟,去看看我寫下卻從未見過的場景。我遇見了塞尚最後工作室的館長米歇爾.費謝(Michel Fraisset)。塞尚人生最後幾年都在這個工作室度過。任何人都能到這參觀。這個地方非常令人動容,有個柳編籃(其上只有蘋果是今日之物),還有塞尚的罩袍,顏料點綴其上。米歇爾問我:「你知道塞尚寫給左拉的最後一封信嗎?」我回答他:「知道,就是所有史學家說的那封。」結果他回我:「不是,是三個月前在蘇富比賣出的那封。」我嚇呆了:「沒有,我沒聽過這件事。」

  那封信在三個月前(導演接受本訪問的前兩年)於蘇富比以17萬美金成交。那封信是1887年塞尚致信感謝左拉寫了《土地》(La Terre),這本著作寫於《傑作》之後。信末結尾是「我會去看你。」那是1887年!距大家認知的最後一封信整整一年。這不是很奇妙嗎?大膽的戲劇性安排突然貼近真實,我想像的可能真的發生過!話說回來,即使他們真的有再見過彼此,我們還是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編劇必須讓靈感進到劇作。對於左拉的著述、塞尚的書信、左拉的回應、各方的見證與回憶,仍有許多想像空間。將所有這一切交融成型非常迷人,我用賦予他們的對白,玩轉真實存在過的人生。

導演簡介

丹妮艾拉.湯普森 Danièle Thompson

  丹妮艾拉.湯普森(生於1942年1月3日)是摩納哥電影導演和編劇,她是法國喜劇導演傑哈.伍利(Gérard Oury)和女星賈桂琳.羅曼(Jacqueline Roman)的女兒。她曾編導過數部在商業上非常成功的電影,包括《表兄妹》(Cousin, cousine)、《惡靈魔咒》(Belphégor - Le fantôme du Louvre)、《瑪歌皇后》(La Reine Margot)和《緣來有轉機》(Jet Lag)。其中《表兄妹》更於1976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提名。2006年作品《巴黎不打烊》(Fauteuils d'orchester)代表法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提名。2016年最新編導作品《塞尚與左拉》大膽挑戰十九世紀法國文藝圈最轟轟烈烈的燃情友誼。從賣座喜劇跨足時代大戲,丹妮艾拉讓我們看見電影人對藝術的多元嚐試與過人堅持,留給影壇留連忘返的光影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