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法蘭茲》影評

歐容的《 雙面法蘭茲》以一戰過後的跨國戀情,來呼應德、法這兩個歐洲強權之間的歷史矛盾,並試圖從劇中尋求彼此的認同與諒解。選在風雨飄搖的歐洲緊張局勢下,歐容睽違兩年的新作《雙面法蘭茲》,除了是改編自莫里斯•羅斯坦(Maurice Rostand)的舞台劇,也是德國導演恩斯特.劉別謙(Ernst Lubitsch)1932年的舊作《我殺的那位》(Broken Lullaby)重演。只是視角由男性轉換成劇中的遺孀,同時也是戰爭底下美好的女性光輝,安娜這個角色身上。



姑且不論導演歐容本身的「反戰」立場,單是劇中台詞所呈現的歷史脈絡;被父輩們送上戰場而喪命的大把青春、大好青年,以及男主角阿提安、女主角安娜所遭受的歧視,便不難看出導演意在凸顯戰爭所帶來的歷史共業與矛盾。而這些矛盾,投射到眼下的歐洲局勢,剛剛勝選的馬克宏會否如劇中的阿提安,同樣不領安娜、梅克爾的情;幾乎就像《雙面法蘭茲》裡的古典敘事,表面平靜、卻又暗潮洶湧。



劇中安娜這則「未婚妻的漫長療傷」,卻因法國男性阿提安(《時尚大師聖羅蘭》的當紅男星皮耶.尼內)的出現,而脫稿成兩個戰後家庭、特別是交戰的德法兩國家庭,彼此之間從原先的不諒解,轉而走向和解共存,回歸至人性善良的光譜。



安娜是個偉大的女性角色,也是歐容始終最擅長的視角刻畫。她選擇了諒解殺害自己未婚夫的仇人;並獨自承擔這個天大的「歷史」真相。即使如此,歐容對安娜這個角色仍較為寬待;除了挽救她的自殺行徑,在電影結尾並特意安排了一位阿提安的「彌補」,給安娜帶來了生之希望。(即使在馬內Manet 著名的《自殺者The Suicide》畫作前)



電影以黑白、色彩交替呈現,歐容有別於一般黑白可能重現往事的懷舊手法;黑白影像所代表的是當下,而色彩所勾勒的全都是美好的事物與情境。(馬內的《自殺者》除外)正如同歐容說的:「每一個謊言背後都埋藏著真相,且隱含著慾望」;剛好全都投射在安娜這個角色身上。她所代表的是諒解;雖然心情極度矛盾,卻執意踏上千里迢迢之路,去巴黎尋找答案(與希望)。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部落格 the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