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事業線》─澤雉寓言

  女性在商場上對決性別歧視,闖蕩出自己的事業,其作品不可勝數。但是當法國人以中國文化、莊子思想做為武器,迎戰男性的霸權王朝,藉此奪下自己的商場疆土,反而會令人感到新奇!

  權力爭奪,處處都可見刀光劍影。導演荳妮馬夏(Tonie Marshall)也詳細的雕琢出商場攻城戰,彼此較勁的廝殺對決。而荳妮馬夏在這場商場競爭的電影裡,運用了至少兩種層次,其一是以畫面說故事的暗諷,其二是引用《莊子》的文字進行針砭。

  荳妮馬夏在《 決戰事業線》裡,以精簡與乾淨的畫面來帶出企業的形象。不只是電影裡的背景、前景的經營,幾乎沒有多餘雜亂的佈景設計,讓電影呈現出企業簡潔的美感。電影中的角色在衣著上也大多是整齊光鮮、穿著體面,就連私底下昇華的畫面經營,都不至於讓觀眾覺得佈景或構圖有混亂之感。

  然而無論是商場或是政壇,只要一牽扯到權力爭奪,彼此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人性醜態,卻和荳妮馬夏經營出的乾淨畫面,有了反差的對比,增添了外表乾淨,內在汙濁的諷刺筆法。讓整部電影上演的權力爭奪戲碼,瀰漫一股表裡不一的腐臭惡氣。

  不過電影最有意思的設計,是艾曼紐(Emmanuelle)在片中面對競爭對手波梅(Beaumel)時,引用了《莊子.內篇.養生主》的:「 澤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飲,不蘄畜乎樊中。神雖王,不善也。」一段話的背後涵義。澤雉是水澤中的鳥,牠走十步才啄一下蟲魚,走百步才喝一口水,牠不求被養在籠中,精神雖然旺盛,但(在籠中)不安不自在。清代學者陳壽昌說:「言澤雉未歷樊中束縛之苦,故以澤中之飲啄為常,神氣雖旺,初不覺其善,忘適之適如此。」也就是說這段話的重點在「神雖王,不善也。」的忘我境界。世上有誰不被宇宙、生命,或是生活的牢籠所束縛呢?但當你自在到忘記自己的生命自由,便達到了「無我」的逍遙境界了。

  對照電影的商業戰場。艾曼紐在面對客戶時總是瀟灑自若,甚至能和中國客戶相談甚歡、高唱〈小白船〉。至於波梅,當他知道接任安提亞總裁的人是艾曼紐,他無所不用其極地想將她逼退總裁爭奪戰,並逼得艾曼紐的左右手自殺,其重點在波梅被無形的鬥爭牢籠所綑綁束縛,又被心念所生的「 不善」所侷限之故。

  但事實上,無論艾曼紐或是波梅,都在生命裡有所侷限。波梅被野心侷限,艾曼紐則被母親的死亡所侷限。即便艾曼紐以莊子教訓對手,自己卻也未達到生命的超脫自適,甚至落入了波梅設下的陷阱。

  澤雉的寓言來自《莊子.養生主》,「 養生主」便是「養心」的修養功夫。若根據道家的思想行事,那麼無為而治,順其自然的道家精神,便無法在電影劇本裡立足,畢竟自在自適、不特地與人爭奪,一切順其自然才是中國道家思想的價值所在。

  不過就整體而言,荳妮馬夏在名利爭奪的商場攻防戰裡,巧妙的在性別大戰中雜揉《莊子》的哲思及以畫面的簡潔諷諭人類爭奪醜態的對比描寫,是《 決戰事業線》裡最為精采之處。

*關於澤雉寓言的詳細解說,可參閱王邦雄教授著:《莊子內七篇.外秋水.雜天下的現代解讀》(臺北:遠流出版社,2013年5月),頁164-166。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自 文翼電影光譜

Facebook粉絲頁


►《決戰事業線》立即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