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選擇美術館的藝術 - JointMovies 想映電影院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選擇美術館的藝術

巡禮歐美博物館,是從巴黎開始呢,還是紐約?巴黎如果只選一座,你會選羅浮宮還是奧賽呢?紐約呢,是大都會美術館,還是MoMA(現代美術館)?義大利是梵蒂岡呢,還是文藝復興寶庫烏菲茲美術館?西班牙絕對是馬德里的普拉多美術館了,應毋庸議!而荷蘭是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還是梵谷美術館?或有偏好。奧地利的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已然不可匹敵。至於柏林的博物館島上,是在博物館內重建最大考古遺跡的佩加蒙博物館呢,還是埃及女王娜芙蒂蒂頭像鎮館的柏林新博物館,或是希臘雕刻完備的柏林老美術館?若論繪畫,則屬柏林國家老美術館,還是離開博物館島的波茲坦廣場附近的柏林國立繪畫館?這個牽涉菁英色彩的選擇,詢問專家,答案絕對是兩極!何況是一般觀眾。

在資訊快速傳輸,圖像已佔據訊息平台的今日,博物館除了在網頁上呈現飽滿的文化形象之外,是否還需要一部一、兩個鐘頭的紀錄片,藉著藝術品來說一個博物館的故事?

所謂博物館(museum),以謬思(muse)之名,保存文化,修復文物,展現珍寶,並在今天延伸出推廣教育,甚至納入行銷概念,甚而趨向「博物館是門好生意」的各類觀點,共構成活潑的「博物館現象」。回歸本質,博物館終究不可掩蓋它保存文化的菁英色彩,文化再怎麼樣的翻新或者增添新形式,它的本質要回到真正的物件(object)。如美術館(museum of Arts)中藝術品(object of art)的定義之一,或從藝術家創作的產物而言,直指藝術作品(artwork)。arts這個抽象概念,並不完全是繪畫、雕刻,甚至也涵括始終帶有實用色彩的工藝,擴大成建築的實體。「博物館/美術館 」(museum/museum of arts)又能「收藏/展示」什麼?

一座美術館如能將佩加蒙(Pergamon)祭壇這般巨大的遺跡遷移重構於博物館,甚至將教堂中的壁畫剝離,貼放成美術館牆上之物,無論是由於戰爭、掠奪、盜竊,或買賣、捐贈、遺贈、購藏,交換…的形式,繪畫、雕刻都將進入美術館,一一列位,250年歷史的歐美美術館時代從此來臨。

綜觀歐美博物館古典與現代系列,最近,我發現一個令人半期待半驚奇的德國觀點《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The Art of Museums, 2018): 紐約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Museum)巴黎奧賽博物館(Musée d'Orsay)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Gallerie degli Uffizi)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Museo National del Parado)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柏林舊國家美術館(Alte Nationalegalerie)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和奧斯陸孟克美術館(Munchmuseet)

註:《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The Art of Museums, 2018)影集海報

當世人滿意於名單中無可爭議的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和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而對奧斯陸孟克美術館抱著好奇之心的同時,或許會好奇為什麼紐約不是大都會美術館?巴黎不是羅浮宮?義大利不是羅馬梵蒂岡美術館?柏林又為何是老國家美術館,而不是更龐大的柏林國立繪畫館?

八座博物館(Museums)的系列的選擇,從菁英觀點,或是說專業觀點,顯然地放棄了大英博物館、羅浮宮博物館、故宮紫禁城的世界十大美術館的指標性模式,而如何找到選擇美術館 (The Art of Museum) 的觀點?仍舊是個挑戰,也是個藝術。


國家、王朝、城市歷數百年之收藏,實力雄厚,自不待言;論現代藝術,私人收藏甚至富可敵國呢?古根漢美術館就是一個現代觀點,從紐約大街上就可以領略它現代建築的先鋒地位,與十足的個人收藏特色。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紐約古根漢美術館》劇照


巴黎奧塞美術館則是一個自我定位為「十九世紀美術館」,完整呈現法國現代繪畫中,以印象派為核心,從1848年到1914年半世紀的「準現代藝術狀態」。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巴黎奧賽美術館》劇照


烏菲茲美術館以翡冷翠梅迪奇家族(Medici) 收藏為主,從一個城市的定位,擴大為一整個文藝復興起源的藝術座標。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劇照


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雖是近代的美術館建築,卻是實質上的西班牙皇家收藏,也是西歐藝術在西班牙的鏡象。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劇照


阿姆斯特丹國家美術館是拿破崙帝國征服荷蘭後,承接海牙的國家藝廊,以阿姆斯特丹城市為中心的荷蘭王國美術館,其鎮館之寶《夜巡》即是原屬於阿姆斯特丹市的收藏。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劇照


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則是奧匈帝國哈布斯堡王朝的故宮博物院。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劇照


柏林的「老」國家藝廊(Alte Nationalegalerie) 相對於現代藝術的「新」國家藝廊(Neue Nationalegalerie),主要收藏十九世紀新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的「老一代」的大師和整個十九世紀的繪畫經典,應屬博館島(Museumsinsel)中觀眾最多的一個繪畫美術館,而整個歐洲重要的經典傳統其實在柏林繪畫館(Gemaldegalerie / Staatliche Museum zu Berlin)。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柏林舊國家美術館》劇照


奧斯陸孟克美術館以畫家命名之個性化觀點,透露出孟克成為切入挪威這個國家藝術的一個重要關鍵字。

註: 《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奧斯陸孟克美術館》劇照


當菁英色彩漸不入時,巨大的文化企圖已成為不可承受之重,八個美術館的「後世界十大」組合,卻以繽紛的調性,對照出美術館的本質。涵括皇家的收藏、時代的特色、個人的色彩,與私人收藏的巨擘,從帝國、皇家到城邦與個人之間各種類型的轉換,正提供我們一個透過藝術品觀看美術館的觀點,若自其不變者而觀之,也都是在透過美術館看藝術品。

關於本文作者:鄭治桂(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法國巴黎第八大學藝術造型碩士,專長西洋藝術史、藝術鑑賞與藝術評論,近年參與各大藝術特展之專刊策畫、撰寫和導覽。


►立即觀賞《世界八大博物館巡禮》

►預告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