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遺跡》:考古、諸神與沙布提 - JointMovies 想映電影院

《愛情遺跡》:考古、諸神與沙布提

不知道你留意到了嗎?最近上映了一部跟埃及考古有關的電影《愛情遺跡》,電影原名叫做《Luxor》。

那一天,收到電影發行公司的邀約,我覺得很意外,這部電影片跟我們的「福克斯古埃及文學校」有什麼關係呢?看完之後,果然,這裡面還真多值得細細品味的看點。

Luxor通常被翻譯成盧克索、路克索或是樂蜀,古時候被古埃及人稱為底比斯,屬於上埃及的古都。如果以「目前仍有住人」的古老城市來排名,這座自公元前2150年就建成的城市,可以在世界上排進前三名。所以,電影裡面反覆出現「這裡的靈氣很大」,以及當地很多靈修組織,都是有其原因的。

盧克索被尼羅河分成東西兩岸,原先的東岸是城市與神廟,西岸就是沙漠與遠近馳名的帝王谷、王后谷等古埃及皇室與貴族墓葬區,不過隨著現代化的發展,今天東西岸都有人居住。兩岸是怎麼交通的呢?由於尼羅河是著名的氾濫大河,蓋橋不容易,印象中整個埃及能橫渡尼羅河的四座橋都集中在開羅,在盧克索這裡想要過河,就要仰賴沿岸水上巴士航渡了。

這是一部節奏很慢的電影,觀看時建議你體會一下:女主漢娜是一位在敘利亞與約旦邊界工作的戰地外科醫生,來盧克索可是她的假期啊!從女主的角度來看,尋幽訪勝外加看老朋友,就該是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穿著寬鬆舒服的衣服,放慢腳步在尼羅河邊的古蹟裡悠哉悠哉才對。

盧克索是她以前來過的地方,或許是工作壓力的緣故,她的許多記憶都消失了。這次重遊舊地,再次巧遇擔任考古學家的前男友蘇丹,這下,終於有個免費導覽員可以貼身講解。當然啦,這對舊情人也有了一次新機會的門票。

影片中女主去了很多古遺址,提到很多古埃及事物與名人,如果沒有事前補充一下,可能體會不出這些名詞背後的意義。這裡,我試圖提煉出幾個讓大家補習一下:

塞提一世法老(Seti I)

電影一開始就提到了塞提一世法老(Seti I),他是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也是拉美西斯一世的兒子、拉美西斯二世的父親。是一位傑出的軍事家、政治家。他在任內,為了收復大約七十年前、阿蒙霍特普四世法老所喪失的土地,發動一系列在敘利亞和巴勒斯坦的戰爭。之後,在此投入大量人力修建了卡奈克神廟群(Karnak Temple Complex)。

卡奈克神廟群為什麼叫「群」,因為它實在不是一個人、一個時期所興建的,這神廟是至少從中王國開始,並一直加蓋與擴張到托勒密時代才結束,裡面包含很多個神廟主體、祭祀廳、附屬建築。卡奈克神殿神廟群有多大呢?以其中一個大列柱廳(Great Hypostyle Hall)為例。這廳約5000多平方米,共有134根矩陣排列的巨大石柱林。殿內所有柱子都代表紙莎草稈,12根巨大的石柱有開放的「柱頭」,模仿紙莎草開花時的羽毛狀花朵。巨大的鐘型柱頭直徑達5.4米,這樣的大小一根就足以容納100人在上面站立。

阿拜多斯(Abydos)

片中男主蘇丹矯正了女主「阿比多斯」的發音,他說:「是阿拜多斯(Abydos)。」

這個女主都忘了的地方,可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地方,正如男主說的「你去過就不會忘」。如果你學古埃及文,這個字根本就是克漏字500的必備單字,因為很多獻祭文裡面都有這個字(就連我自己也是先學過這個字、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

阿拜多斯被認為是埃及最重要的考古遺址之一,古老的核心區是許多古神廟的所在地,同時這也是一個皇家墓地,早期幾位法老都在此安葬,塞提一世法老的神廟就建在這裡。主神殿裡面,有個跟羅賽塔石碑齊名的石刻壁畫,稱之為「阿拜多斯國王名單」。這上面是被塞提一世法老認可的歷代法老名字,記錄了從第一任法老納爾邁法老開始一直到塞提一世法老的埃及諸王朝法老名字,這對研究古埃及早期歷史有超級巨大的幫助。當然,塞提一世法老刻意地消失了幾個人,尤其是阿蒙霍特普四世法老(前面失去土地的那位法老)。這倒不是因為他打敗仗喪權辱國,而是阿蒙霍特普四世法老在生前就把自己改成阿肯那頓法老。是的,就是那個一神教創始教主、卻被其他法老視為異端、手長腳長頭顱長的那位法老。

沙布提俑(shabti 或 shawabti)

當女主去看男主工作場所時,門口的工作人員遞給女主一個「沙布提俑」,並說,「這會帶給你好運氣」。我當時就想,你別之後還要去請道士替你收驚……哪承想……哪承想……這部分還是留給閣下自己品嘗電影吧。

沙布提俑(shabti 或 shawabti)或巫沙布提俑(ushabti)意思一樣,是不同時期對同一種物品的稱呼。沙布提俑是古埃及墓葬習俗之一,它們是陪葬所用的小型雕像。沙布提俑被放置在墳墓中的墓室中,如果死者被要求在來世從事體力勞動,則可以驅使它們充當僕人或勞役。

高級一點的墓室,沙布提俑會放在「沙布提俑箱」裡面。每一個沙布提俑身上都有咒語,箱子外觀也有咒語。

怎麼使用呢?當死者在陰間想啟動沙布提俑、或遇上沙布提俑「不聽指揮」時,你可對沙布提俑說這句咒語:

光明的「奧西里斯-(此處加上死者的名字)」,他的話就是真理。

嗚呼!沙布提俑!

如果「奧西里斯-(此處加上死者的名字)」 被要求在墓地做任何工作,

讓一切阻擋他的阻礙移開,無論是耕田、灌溉, 或者把沙子從東方運到西方!

接著,沙布提俑此時「應該」會回應:我會做的,當你召喚的時候,我就在這裡。

武的問題過關了,來個文的難題又該如何?當死者遇上動腦型難題時,你需要一個抄寫員(相當於文筆好的智囊)!可對沙布提俑這樣說:

哦,沙布提,你就是抄寫員「那布森尼」。如果我被召喚,或者如果我在冥界,被裁定做任何工作,你將幫我排除任何障礙——或是讓審判落在你身上,而不是落在我身上。你去種田、灌渠以及將沙子從東方運到西方吧!

(備註:「那布森尼」是一個名詞,可能是某個著名的抄寫員吧,所以才用他的名字。)

此時,沙布提俑此時會回應:「我就在這,我會做的。」

所以用我們的話來說,沙布提俑像不像是一個小替身啊?能夠替死者解除憂愁、煩惱、痛苦的一位擋箭牌或替罪羊。你說,古埃及人是不是很有想像力呢?

《愛情遺跡》的浪漫故事,就在女主的這次假期中,兩人穿梭在古蹟、神話與傳說交錯的古老城市,平靜而自然。我想,如果我有一場這樣的愛,大概也會是這樣的節奏吧?

本文經作者「 福克斯的古埃及文學校」同意刊登。


►《愛情遺跡》立即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