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格里之愛】法籍女導演訪談

●為什麼電影叫騰格里?
  因為騰格里是遊牧民族的神,大致上貼近我對宗教的想像。我不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覺得宗教隔開了來自各方的人民和國家,引人起爭端,時時造成戰爭和破壞。騰格里的概念非常廣大,祂是種虛空、神聖、無限的概念。我認為每個人的心都存在著神性的光輝,都應明瞭自己所做的一切必須對得起這個地球,我們人類應全然的謙卑,以全意識行事。這是我對電影片名的理解。

●怎麼想拍這部片?
  我對全中亞地區一直很感興趣。之前有機會讀到一些有關吉爾吉斯的書,並會見他們的前總統阿卡耶夫(Askar Akaev),我不知道這一切是如何在我腦中運作的,但突然間,我開始動身走訪寫作,並再次到訪吉爾吉斯,花了些時間傾聽當地人的故事。然後我寫了一個劇本,和協助我建構故事的人一起工作,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是不是在你下筆後,角色才開始活出自己?
  我讀了很多關於鹹海的故事,對此非常感興趣,也很震驚它的改變。我有個角色,想由當地人來詮釋當地的故事;我很瞭解山區牧場的生活,他們都來自蒙古,我在吉爾吉斯的山區遇見了一些人,和那邊的女孩、婦女們成了朋友。我到了比斯凱克(Bishkek),聽了一些當地的故事,回來後重寫了劇本,覺得筆下的一切越來越真實。
  另外在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我對世界各地女性所受的遭遇非常敏感。從小我和男生們一起長大,總想跟我的兄弟那樣無拘無束,學想學的東西,擁有同樣的權利。當我有能力獨立生活後,卻覺得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在工作上,我必須更加奮力爭取才能贏得尊重,薪水永遠不可能跟男性一樣,這些事都令人生氣,而這樣的情況全球皆然,甚至發展較好的國家也如此。可能美國不一樣吧,但我不敢確定。這也是我想放進影片中的部分概念。
  此外我到過很多地方旅行,並和「世界醫師聯盟」共事過,我對到過的國家的經濟狀況很感興趣。最美的那些國家通常最窮,經濟力大大落後歐美。所以很早以前我就決定,要多花時間在這些地方,試著將這些國家的訊息帶回歐洲,讓人們對這些美麗的人和國家產生興趣。在蒙古、西藏和西伯利亞,那裡的人總是敞開雙手歡迎我們,令人深深感動,我也想談談他們的獨特與熱情。
  但和我先前拍這些地方的電影相比,【騰格里之愛】是有些灰暗的,我認為這是起因於故事中男女之間的困境。影片中所拍的牧場,真的不是個非常愉快的地方。

●對我來說,山區牧場一直都是理想空間,跟城市完全相反,非常美麗有人情味。女性都很有耐心、外向,熱愛他們的土地,男人都很強壯,受敬重,負責任。
  不,那邊的女性很不高興,男人很殘酷,這是我看到的。我總覺得男人有更多的權力。我不喜歡權力,我喜歡平等和公正。但沒有什麼是公平的,在法國也是如此。還有很多人在工廠出賣勞力,即使在辦公室和其他地方也有同樣的感覺。看看法國政府,頂多也只有兩三位女性,這是完全不公平的。我認為男女之間的關係不應該這樣。

●但印象中,游牧文化中的女人是強勢的,有更多地方與男人平等。
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這些女性受到地方宗教至大權力更加殘酷的對待。宗教信仰是站在男性那邊,而不是站在女性這邊。女人在那裡負責傳宗接代、照顧孩子,做飯,幹所有苦工,她們知道這些事情對生活很重要,她們是慷慨的,根本不在乎權力,這在現代的游牧民族中也是一樣。在游牧文化中,宗教的到來,給了錢讓男人去賺錢,它破壞了所有人跟人之間的關係。

●你指的錢是什麼意思?
  我遇到一些有這方面經驗的人,他們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在電影中有個人物,受雇於宗教極端團體,他們付錢把他送去打戰,永遠破壞了這個男人的生命。當他回到他的正常生活,他再也無法適應。他不能愛他的妻子,他不能生小孩,他永遠不會開心,女人在那也不會開心。

●您提出當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遷移。你有遇過具體的例子?
  我從吉爾吉斯人和中亞人那聽到了許多故事,他們把故事帶了出來。我和我的編劇尚-法蘭蘇瓦‧哥亞(Jean-Francois Goyet)讀了超過300本有關移民和相關議題的書。他們去了哪裡?他們在不同的國家遭到怎樣的對待?例如在歐洲,他們一點都不被善待,簡直毫無希望。我認為富裕國家對待他們的方式真的非常可怕,他們需要這些人來幫他們工作,然後當他們不需要他們時,就將他們掃地出門。

●和當地人合作是怎樣的感覺?
  我和約80個吉爾吉斯人一起工作,他們充滿活力、慷慨大方,又很有能力,這是個非常美妙的經驗,他們都是很棒的演員。而且令人高興的是,我們在瑞士和法國辦了一些公開試片,每個人看了都哭了,反應真的很熱烈。

●在巴黎的藝術村駐村的吉爾吉斯藝術家Asangul Baigaziev告訴我,他在試片當天看到狂哭。
  嗯嗯,他哭得很厲害,並向我表達感激說:「我不知道你怎麼辦到的,但這就是我們國家的樣子。太美了,非常震撼,很有人情味。」他真的非常感動。

線上立即看:【騰格里之愛】


導演介紹

瑪麗-雅烏爾‧德‧朋什維爾 Marie-Jaoul de Poncheville

出生於法國塞納河畔,瑪麗-雅烏爾‧德‧朋什維爾成長在一個熱愛當代藝術的家庭當中,專擅哲學、民族學和心理學,在1975年開始從事記者的工作,在巴亞國際出版社(Bayard Presse)和SFP公司(Societe Francaise de Production)開始了她記者的職業生涯,有長達20年的時間遍歷中亞地區,從事寫作和影像創作。出過兩本書《Sept Femmes au Tibet (1989)》和《Le chaman et l’enfant (1995)》,執導過一些劇情電影和紀錄片,2003年開始和編劇尚-法蘭蘇瓦‧哥亞(Jean Francois Goyet)編寫【騰格里之愛】的劇本,她將【騰格里之愛】獻給身為地理探險家的親兄弟奧利弗,他在導演準備【騰格里之愛】的期間過世。瑪麗現在和丈夫住在巴黎。 

導演個人網站:http://www.jaouldeponchevil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