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攝影談【她媽媽的公主】裡的鏡像人生

伊娃‧尤涅斯科(Eva Ionesco)從人生裡汲取素材而成的《她媽媽的公主》,乍看,是一部關乎她的敗德母親與自己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的自傳片,但全片引發爭議的卻不僅於敘事本身,而在於導演如何藉由「攝影」來詮釋她們這對母女,以及宗教(此處衍義為道德)與藝術之間既對立又相濡以沫的關係。

愛麗塔‧尤涅斯科的情色想像

安娜(伊莎貝雨蓓飾演伊娃‧尤涅斯科的母親),這位1970年代以情色寫真而聞名一時的女性攝影師──愛麗塔‧尤涅斯科(Irina Ionesco),酷愛以華麗的首飾、手套、吊帶褲襪、花團錦簇的玫瑰,以及若隱若現的紗服,將模特兒巧扮成上流社會神秘而冷艷的貴婦,卻又要求這些穿著俗艷的被攝者,在鏡頭前,恣意搔首弄姿,賣弄性感女神的形象;或是要求被攝者以青春肉體緊緊擁抱著骷顱頭或人形頭像,刻意營造出腐朽與死亡的人生圖像。

從中,我們不難窺見維也納分離派大師──古斯塔夫‧克林姆,新藝術代表人物──慕夏,好萊塢艷星嘉寶與【藍天使】裡一代妖姬瑪琳‧黛德麗,以及攝影家愛德華‧史泰欽的身影;足見身為攝影者的愛麗塔,還在藉由臨摩他人的藝術作品來汲取創作靈感,尚未開創出自己的風格,只能藉由賣弄低俗品味與展示女性青春肉體以謀取商業利益;然而,愛麗塔卻因大膽啟用她年僅五歲的女兒伊娃(安娜瑪麗亞‧沃特魯梅飾演劇中十歲的薇莉塔),因而聲名大噪!

當愛麗塔享受著眾人追捧的同時,年僅五歲的女兒伊娃,卻成了她爭名逐利下的祭品。伊娃不斷地在愛麗塔的相機前擺弄撩人、淫蕩的姿態,她那尚未發育成熟的小女孩身軀,對比那看盡世態炎涼以後的冷酷面容與凌厲目光,反而造就出令人過目不忘的印象!

觀賞這些照片的同時,身為觀者的我們,難以不被影像裡傳遞的色情訊息給攪和得心神不寧,我們發現這些攝影作品中所顯現的,遠遠超越了所謂的「道德」尺度所能評斷的:「這是小女孩在做大人才能做的事。因而這些攝影作品顯現的是『淫穢』、『猥褻』!」而在於,當我們面對這些攝影作品時,也不得不臣服於它們的情色媚惑,儘管,身為觀者的我們,絕大多數是服膺正常生活的非戀童癖患者,它們卻以一種全然解放的想像,來詮釋「情色」的可能。

愛麗塔從拍攝女兒伊娃的那一刻開始,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創作之路,而在其日後的創作中,她始終難以擺脫色情異想以及有著洋娃娃臉蛋的性感女神伊娃,伊娃既是她的繆斯,也成了她終生揮之不去的夢魘……她終於成就了自己的藝術之路,代價卻是母女反目!

伊娃‧尤涅斯科以完美到不真實的好萊塢女星姿態,勾勒母親蒼白、美麗的「吸血鬼」形象。午夜時分悄然現身的母親,對應著不斷頌唸經文,向上帝禱告以求靈魂救贖的外婆,揭開了這部黑色童話電影的序幕。

母親以驚鴻一瞥的親吻與擁抱,使少女伊娃脫離現實生活,進入撲朔迷離的影像世界。在那間暗不見天日,鏡像林立的攝影棚空間裡,她成為攝影師母親任意宰制的祭品,一次又一次的,伊娃在母親的鏡頭前扮演獨立又脆弱,成熟又世故的神祕女子;隨著她越來越嫻熟的演技,外在真實的世界離她越來越遙遠,她的肉體猶如一只掛在竹竿上的臭皮囊般,懸吊在半空中,而她的靈魂,卻耽溺於母親一手打造的這座光彩繽紛的虛幻世界裡,在抗拒與渴求間舉棋不定,她始終無法完全地擺脫母親的陰影,除非她得以正視鏡中的影像。

《她媽媽的公主》是伊娃正視鏡像的作品,也是她第一次,從鏡頭前走向鏡頭後,嘗試不再扮演搔首弄姿的尤物,成為自己人生的主宰者與詮釋者之作,也正因為如此,它特別值得期待!我難以不聯想起希臘神話故事裡的梅度莎,當她直視自己鏡中影像後,是死亡,還是重生?

轉載自彭怡平的博客自由電子報


線上立即看《她媽媽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