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島由紀夫:人間四幕】 觀後感

我認為要對由美國導演Paul Schrader 在1985所編導的電影 《三島由紀夫:人間四幕》評論之前,把電影中所提到三島由紀夫的三本小說:《金閣寺》、《鏡子之家》、《奔馬》看過後,是較容易體會電影中轉譯小說場景影像化的奧妙,不過因為目前手邊只有剛看了幾頁的《金閣寺》,我就先以單純欣賞電影的方式,來談談這部描寫三島由紀夫的人格與作品的傳記式電影。奇妙的是,稍微簡單的了解三島的生平後,會發現他的人生和他不同時期的小說總是密不可分,這也是為什麼身為作家總是危險的,總隨時暴露在大眾中;因為你寫不出來不屬於你生命經驗的事物,任何筆下的角色都是自我的一種投射,解構小說,往往便是在解構作家本身。

整部電影結構相當簡單,如同片名所述,電影由四篇故事構成,前三篇分別將三島的三本小說的內容視覺場景化,而第四篇主要是在描述三島由紀夫主要的生平事件,以及於1970年11月25日當天政變計劃的始末,從電影的官方介紹中理解,這四幕分別描述三島對真理和女性的看法、藝術觀點、軍事方面的活動、劍和筆的統一。

而在每一幕的開頭,都會穿插第四幕的片段,第四幕最終三島切腹高潮畫面,又將前三幕的高潮片段剪入,造成四幕高潮一氣呵成的展現,效果相當驚人。他的小說所談的美與死,總是不斷地反映在他的人生中,他的人生經驗也一直用不同的方式進到小說的角色中,第四幕是他的人生,亦是他最後的完美作品。

電影畫面因為描述的三種時空被分成三個形式,第一種是描述政變計劃當天的始末,是以彩色畫面表現,另一種是以黑白畫面的方式呈現三島童年及過往歲月的生活經驗,第三種是用色彩濃烈的劇場畫面呈現小說中的劇情,這三種時空被導演交叉剪輯在一起,構成這部電影的敘事基調。觀影同時,不難發現這部電影創造驚人的視覺聽覺能量,這絕對是要歸功在場景設計的石岡瑛子(Eiko Ishioka)與電影配樂的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兩人身上,若要在這兩人身上找到什麼共通性,我想便是兩人對於自身所掌握的創作媒介:場景設計與配樂都是偏向極簡風格,就以第一篇的金閣寺來說吧,石岡瑛子以一個等比例縮小的金閣寺,搭配圍繞其四周的以綠色木板垂直相交的鋪設而成的步道作為第一幕《金閣寺》小說中主要的場景,大部份的對話發生其中,另外幾幕則以三角形及方形和室空間呈現,這些空間本身當簡單利落,甚至全以木門紙窗界定空間,不少鏡頭由上而下以滑軌靠近演員時,毫不掩飾地呈現「這就如同戲劇般」的魔幻場景。也因為這種戲劇般的形式,讓描述小說場景與對白的部分相較於殉道日的主軸現實感而保有一種「抽象性」,讓觀眾得以悠遊於三島一直關心傳統武士道精神、日本民族主義、美與死這些抽象的精神,並與寫實感十足的殉道當日的政治性實踐相互對應。

寫到這,對於三島由紀夫戰後的文學與政治參與的過程與脈絡,我的理解還是相當淺薄, 《三島由紀夫:人間四幕》目前對我來說只是了解三島的一個引子罷了。不過是相當好的開始。


轉載自 博頭殼 Gambling for Head

線上立即看《三島由紀夫:人間四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