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雪莉酒》影評

一向流浪於主流葡萄酒之外的雪莉酒,最近在台周邊活動琳瑯滿目:大師課程、專家解說、品飲分享,可說是不勝枚舉。這些活動,或多或少,都環繞著即將上映的紀錄片《神秘雪莉酒》。

《神秘雪莉酒》《Jerez y el Misterio del Palo Cortado/The Mystery of PALO CORTADO》基本上是一部紀錄片,以訪談為主,介紹為輔。片中觸及雪莉酒製程與分類,還有知名酒莊釀酒師、經營者對產業的想法與回顧。有趣的是,片中穿插了許多電影人物對雪莉酒的推崇,觀者不時可以感受雪莉酒在19世紀的輝煌過去,特別是在英式文化中的無比魅力。

就影像而言, 《神秘雪莉酒》製作成熟,它不是那種20分鐘全場睡翻的單語敘事,而是以優美的產區風景,潤滑了對於整個雪莉酒產業的鄉愁。影片速寫了雪莉酒 歷史,更將重點放在現代雪莉酒當如何自處?許多酒莊希望追求進步,對於過去偏愛苦甜口感的英式市場風格,逐漸開始保持距離。另一方面,引領美食風潮的頂尖 西班牙餐廳,也以雪莉酒入菜,或由侍酒師推薦相搭。雪莉酒再也不僅是酒館買醉品項。影片中這些鋪陳,架構在90年代後雪莉酒所累積的感傷與惆悵,尤其那句 「始終為人低估」的好酒。

欣賞這部電影,最好需要一些雪莉酒背景知識。電影花了許多時間著墨Palo Cortado這種特殊、神秘的雪莉酒,認為它僅能靠「意外」產生。Palo Cortado意為「截斷的劃記線」,原本酒莊在以生物陳年方式釀fino或amontillado時,橡木桶上都會劃記一段小直線,但過程中酒花 Flor意外消失,酒自然氧化陳年,變成在釀oloroso,因此在酒桶原標記的小直線上,又加上一段斜橫短線以為識別,這就是「截斷的劃記線」的由來。

由於Palo Cortado並無標準製程,亦無法規律定,就「非神秘派」的現代說法,熟陳中的fino或amontillado在某段時間後,釀酒師認為此酒潛力極 大,品質仍有發展空間,因此續改以氧化方式將酒陳年為oloroso。這種方式確實也可以通往Palo Cortado,端視酒莊本身觀點,畢竟此類酒款的需求愈來愈大。無論如何,至此之後,酒就以加烈方式阻止氧化。加烈一次,就多畫一段斜橫短線,加烈次數 愈多,短線就一直往上加。

《神秘雪莉酒》餐酒會上喝到的Palo Cortado,酒名Leonor,來自Gonzalez Byass Wines 酒業集團,屬酒莊頂級系列。100%的Palomino品種,酒精度20%,瓶身標有12年的氧化陳年時間。有人認為此酒可搭脆皮烤鴨,其 實此酒單喝樂趣不少,很多中後段的細微之處,確實較一般雪莉酒長了許多:多種略為新鮮的堅果氣味,弱卻悠長,很特殊的品飲經驗。

由於整部電影大力稱讚Palo Cortado的神秘與美好,這Palo Cortado自當得認真一試。入口後覺得這酒如果僅仰賴「意外」產生,不同酒莊在這塊神秘空間,應該有著截然不同的闡述與表現。酒莊表示,如果要期待 Palo Cortado,重點在於慎選葡萄!原本作Fino的Palomino初榨汁,是有機會「轉職」的,不純然僅是by chance而已。

品飲中令人驚艷的是Apostoles(使徒)!此酒已掛VORS(老而稀有的雪莉),依規陳年30年以上,屬酒莊特別系列。入口之後,複雜度與層次明顯 高出其它酒兩截。酒莊說此酒原先也是Palo Cortado,但因混了PX(約13%),公會認為不能再稱為Palo Cortado。從這一段插曲,也可看出Palo Cortado的爭議是多方面的,明明沒有具體規定,可是有些地方就是不行。

Apostoles有著深沉的琥珀色,堅果味傑出,集中而多層次,整合美好,層層焦糖與巧克力之中,仍有輕柔的杏仁味。

電影從不可能取代正式課程,但往往可以留下更深刻的印象!如果因為看了電影喜歡雪莉酒,您大可對酒價放心-這類酒實在漲不動的。如果喜歡看電影,比起布根地之夜,《神秘雪莉酒》也不太可能秒殺,倒是怕上演沒幾天就下檔了。值得一提的是影片字幕由「侍酒夏娃」審查 (她的CAVA課程不錯-推),不用擔心翻譯失了專業面向。

轉載自 葡萄酒講談社

立即觀賞《神秘雪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