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電影】勝利者謊言

背痛成了國民病。

可能這也是假的,國民病。

古今中外,歷史都是勝利者編寫出來的紀錄,失敗一方早就灰飛湮滅,留下的人才有資格好好撰寫當年神勇,這樣的情況來到現代,手法上有了很大轉變,歷史 人人會寫人人可寫,就看有沒有依據和證明,但更重要的是,掌握機先與情報才是真正左右勝負的關鍵,往往這個權力都掌握在執政當局手中,真實和虛假早就無法 界定,政府發佈了消息,媒體也被玩弄於股掌中,遑論市井小民。


  「 勝利者謊言(Die Lügen der Sieger)以這樣的概念托出大家都想要的公平正義,豈知那也許只是烏托邦,以為掌握了話語權和主動權的民眾與媒體仗著聲音大而怒吼,卻沒想過手中拿到的資料來源也許仍出自想要打倒的那頭猛獸。


  資訊爆炸的年代,民主盛行的時候,政府的確更像猛獸了。


  當民間以為掌握住很多政府紕漏時,其實一切都在高層預料中,只差在頂頭上司要用哪一條訊息遮掩現實真相,可能是一則八卦、一篇鄉土風情、一篇所謂的爆料,最後,留在閱聽者記憶裡的只有封面故事的照片,而且模糊得很快,一轉眼便不留痕跡。

       發自民眾內心的疑惑,最後終究給政府串連媒體所提供的新聞沖淡了,加深的,是無關緊要的生活瑣事,藉此轉移焦點的功力已經在你我當前的生活裡落實,效果還不賴,新聞頻道多如牛毛的台灣,要遮掩一樁事件的真相太過容易,而會去發現及自省的人實在太少。


  單純順著感覺走的我們,才是一種國民病。

       這部電影所觸及的諸多話題裡,對媒體第四權的挑戰顯然是最直接也最教人深刻感受的一點。長久以來,我們建立起相信獨立媒體的言論,某些時候甚至跟隨媒體掀起的疑惑,形成所謂的輿論風潮前後,大眾始終處於被動狀態,哪怕媒體用了許多力氣查證,依然難免會有出槌的時候,何況某些論點根本沒有證實,拿說嘴來認 真,結果帶來難以預料的後果。


  法比恩雖然私生活有些狀況,身為週刊記者,他清楚記者本分與責任何在,追到有毒廢料處理工廠的獨家過程裡,他盡了他所可以的力量查證每條消息的來源,卻百密一疏,而且要命。

       國家機器若要與商業掛勾是太容易的了,縱使被挖掘到真相邊緣的皮毛也能輕易塗改,法比恩和實習生娜迪雅追查出這則報導後,電影最後露出的背後事實卻凸顯出他們和真相距離多麼遙遠,民智已開與網路萬能的現在,別說是一般民眾,就是媒體記者要查出政府隱藏的真實仍困難重重。


  既得利益者往往有超越萬能的權限和能耐封殺你想扳倒他的任何方法。

  那不見得是謊言,而是沒有說出真實的陳述。

       電影字幕跑出來時,我才發覺自己手心冒汗,眼前的報導有多少成分並不單純?以為抓住政府把柄的新聞媒體,究竟看透事實的有幾人?也許一般民眾之於種種事件 的了解與意義始終沒能突破層層封鎖,殊不知,詭譎的政府就在沒有反應的當下刻劃軌跡,時間一久、回頭一看,原來那已是歷史。


  背痛就像癌症,痛只有自己在喊,在他人面前那只是習慣在電腦前敲打鍵盤的人咎由自取的後果。

原文轉載於黑手黨


線上立即看:勝利者謊言